發聲亮劍
發聲亮劍
沖破思想枷鎖 享受美好生活

????●克拉瑪依區紀委、監委 李金龍

????我是一名“訪惠聚”工作隊干部,近期閱讀了大量發聲亮劍材料,如《朋友,你不必專門為我找清真餐廳》《推翻清真圍墻,別讓飲食禁忌禍害了我們》和《維吾爾父親寫給女兒的信——享受天下美食 嫁給想要的愛情》,結合自己人生及工作的經歷,我發現,宗教極端主義不僅向我們少數民族群眾滲透,漢族群眾也在不知不覺中被宗教極端思想滲透,令我深刻認識到意識形態領域斗爭的嚴峻形勢。

????我從小在阿勒泰長大,那是一個哈薩克民族聚居的地區,父親的很多同事朋友都是哈薩克族,他經常給我講一些少數民族習俗,從來沒有刻意區分哪些是宗教習俗,我一直把二者混淆在一起。現在才知道我不知不覺中已經成為宗教極端思想的裹挾者,宗教極端思想不僅深深影響了新疆這片熱土上的少數民族群眾,也同樣深深禁錮著我們許多土生土長的漢族群眾的思想,在沒有完全區分清楚民族習俗和宗教習俗的情況下,我們平時所謂尊重少數民族的習俗,就變成了宗教極端思想滲透的幫兇,幫助宗教極端綁架束縛我們少數民族。

????今年年初,我腰部受傷休假在家,正在吃晚飯時,我的轄區居民麥麥提伊敏和肉孜打電話說要到家中看我,還說要在我家吃飯喝酒,當時我就著急了,趕緊把桌上的菜收到廚房并定了一個大盤雞,他們來后我還專門說這是在自力回民餐廳打包回來的,麥麥提伊敏用不太標準的普通話對我說:“李隊長,你到我們家的時候,總是不讓我花錢破費,說隨便做一點吃就可以,今天我們到你家做客,你做啥我們就吃啥,這樣我們才隨意。”當時,我真是特別羞愧。作為“訪惠聚”工作隊的隊長,一個奮戰在一線抵制宗教極端思想的干部,覺悟還不如普通的居民。我趕緊自打圓場,把剛吃的飯菜端出來,麥麥提依明笑著說:“就是嘛,李隊長,原來你吃的全都是素菜不好意思拿出來呀。”在一陣歡聲笑語中,這件事就翻篇了。由于麥麥提伊敏太能吃,導致菜不夠,我又炒了魚香肉絲和蒜香葫蘆瓜兩個拿手菜,油炸了一盤花生米,同吃同喝、開懷暢飲,度過了一個開心的夜晚。從那天起,我的思想觀念才真正從多年的飲食禁錮中走出來,我認為我應該引導更多人勇敢地擺脫世俗枷鎖,做新時代思想解放的引路人。

????10月23日,我聽了自治區專家王樹生講的課,聽了以后感觸很深。新疆意識形態領域的斗爭已經深入到一本小說、一支舞蹈乃至是一首歌曲中,宗教極端思想毒害了幾代人,我們全都沒有幸免躲過。

????長期以來,“三股勢力”披著民族風俗、宗教習俗的外衣,故意破壞維吾爾族對中華民族和中華文化的認同,故意把“清真”泛化延伸到日常生活的各個角落,甚至連喝的飲用水也開始分“清真”或是“不清真”,在各類事情上“找茬”,別有用心地提出謬論,用“清真”和“不清真”來劃分人群,讓各民族拉開距離,故意制造不同群體間的隔閡,故意將維吾爾族區別于別的民族,嚴重干擾了社會穩定和社會文明的進步,還有些人無視國家法律,踐踏法律尊嚴,將教規置于法律之上,甚至最終走上了犯罪的道路。

????清除宗教極端思想任重道遠,但我們責無旁貸,新疆是我們美麗的家園,我們一定要站出來捍衛她的和諧穩定。在此,我想說,讓我們團結一心,攜手推翻老舊思想的枷鎖,別讓宗教極端主義禍害了我們。希望每一個人都能自由地享受天下的美食,得到想要的愛情。因為我們都是中國人,我們有一個共同的名字叫中華民族。

時間:2018-12-26    來源:克拉瑪依日報
返回主頁
北京赛車pk10j计划 焦作市| 铜陵市| 洛隆县| 临武县| 大方县| 陆河县| 宿州市| 叶城县| 丘北县| 乌拉特后旗| 日照市| 秭归县| 左贡县| 股票| 吴川市| 达拉特旗| 扶绥县| 诸城市| 内丘县| 磴口县| 内黄县| 姜堰市| 汽车| 南和县| 赤壁市| 巧家县| 潍坊市| 彝良县| 芮城县| 大足县| 东宁县| 罗定市| 苏州市| 兰坪| 清镇市| 曲水县| 会泽县| 龙门县|